新冠疫情沖擊下的大學教育轉型 從教育聯合體到命運共同體

  • 时间:
  • 浏览:22
  • 来源:一级a做爰视频性_一级黄色电影百度_一级黄色美少女性交图片

  2020年4月24日,在清華大學109周年校慶之際,由清華大學與聯合國教科文組織聯合主辦一場主題為“全球大學特別對話:新冠疫情下的大學在線教育及展望”的特別會議,邀請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多位代表和耶魯大學、劍橋大學、倫敦帝國理工學院、米蘭理工大學、多倫多大學、早稻田大學、聖路易斯華盛頓大學、澳大利亞國立大學、智利大學、埃克塞特大學、馬來亞大學、內羅畢大學、聖彼得堡國立理工大學、麻省理工學院、亞琛工業大學、上海紐約大學、韓國科學技術院、佈宜諾斯艾利斯大學、蒙古國立大學、蒙古科技大學6大洲21所高校的校長、副校長和專傢現場或線上參會,共同探討在疫情期間開展線上教學的特色案例、研究與實踐、合作夥伴關系等重要議題。這是在疫情沖擊下召開的一次重要會議,對於大學教育發展具有深遠的意義。

  一、疫情沖擊下的大學

  大學是人類文明和思想的孵化器,更是整個社會發展一切活力的源頭。突如其來的全球疫情危機給大學帶來巨大沖擊的同時,也給大學帶來瞭新的發展機會。如同英國歷史學傢阿諾德·湯因比所說,一切人類文明都是在“挑戰與應戰”中孕育誕生,也隻有使挑戰不斷激起成功的應戰,人類文明才能進步。作為人類文明和智慧皇冠上的明珠,大學從來就不畏挑戰,一直在主動地挑戰著人類智慧的極限。有鑒於此,面對疫情的沖擊,大學應有的使命就是代表人類勇往直前,做最美的逆行者。

  大學永遠不能有任何一絲一毫的“技術暫停”, 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教育助理總幹事蒂芬妮亞·賈尼尼(Stefania Giannini)女士在講話中出語豪邁,她代表UNESCO指出無論疫情多麼嚴重,UNESCO認為學習不可停止,人類不可就此暫停。目前,由於受疫情沖擊,世界上許多國傢的學校關閉瞭校園,全球約1億學生開始瞭網絡上課,都在用多樣化的創造力和教育指引讓知識運轉起來。她盛贊清華是中國第一所開始線上教學的大學,認為在這一方面清華大學引領瞭世界。面對疫情沖擊,UNESCO也在積極投入巨大資源,推動世界范圍內開展在線遠程學習。清華大學校長邱勇在致辭中呼應瞭賈尼尼女士的看法,他同樣強調疫情不可中斷教育,大學是促進人類文化的講堂,需要永遠做好準備,為下一次的突發事件作準備。疫情期間,清華積極探索在線教育,重視教育質量,看重社會責任,重視和世界范圍的同仁合作,共同提升在線教育。

  賈尼尼助理總幹事和邱勇校長的發言,開啟瞭世界各國大學校長們的熱烈討論,與會者都從大學責任和使命的高度,強調在線教育的重大意義。美國耶魯大學校長Peter Salovey認為,疫情沖擊讓人們感受到瞭巨大的不確定性,當今世界面臨的這些未解決的難題更加表明大學教育和研究對全世界的意義,耶魯大學也是在第一時間緊急集結,在兩周內就把線下課程轉到線上,全力回應疫情帶來的新挑戰。英國劍橋大學校長Stephen Toope認為,盡管在疫情之前劍橋大學就開始發展在線教育,但疫情之後在線教育有瞭新的變化,教育不僅僅是為瞭考核,更重要的是提升學生的認知能力,在線教育拓展瞭學生們的信息視野,滿足瞭學生的不同需求,讓我們發現瞭新的發展方向。智利大學校長Ennio Vivaldi認為,在線教育盡管有利有弊,但此次在線教育的確幫助解決瞭很多實際問題,尤其是疫情讓我們看到如何擴大透明度,教育越來越成為人類共享的公共產品。日本早稻田大學校長田中愛治(Aiji Tanaka)認為,早稻田大學在疫情之前已經設立瞭一些在線教育項目,但總體上進展緩慢,此次疫情被迫進入瞭全面在線教育,老師和學生都在適應新的教育生活方式,他認為疫情過後可能會迎來一個大學教育的新時代。

  作為人類文明的引領者,大學承載瞭人類社會對克服一切挑戰的希望。疫情沖擊是對全人類的一場大考,在線教育不僅是世界一流大學交出的一份答卷,更是人類文明執著前行的最好見證。教育是人類心靈對心靈的喚醒,大學則是人類文明對挑戰的回應。從這個意義上來說,在線教育絕非僅僅是應對疫情的應急之舉,很可能引領大學教育步入一個嶄新的時代。

  二、從非常規教育到新常態教育

  如果說在線教育很可能意味著開啟瞭大學教育的一個新時代,那麼我們應該如何定義這個新時代,它的本質內涵是什麼,其教育形態是什麼,需要遵循什麼樣的規律?諸如此類的問題隨著在線教育時代的到來,一下子吸引瞭全世界大學教育者的目光,在內心深處久久縈繞,揮之不去。

  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教育助理總幹事蒂芬妮亞·賈尼尼(Stefania Giannini)女士提出瞭一系列在線教育帶來的新問題和新挑戰,比如如何保證學生獲得優質便捷的在線教育資源,因為全世界仍然由大約40%的學生無法使用網絡;如何做好在線教育的基礎保障和治理服務,因為全世界仍有46%的教師沒有條件開展在線教學;如何確保在線教育的安全性和隱私性,整個世界都需要面對如何管理線上教育的安全性問題。她認為,目前很多國傢都在互相幫助推進在線教育,大學則處於推動在線教學轉變的前線,這意味著任何一個學生都不能被落下,需要大學進行一系列相應的轉型和調整,包括對學生進行創新性、專業性的訓練,推進教學方法的改變,還包括一種全新的大學之間合作的方式。顯然,在賈尼尼女士看來,在線教育決不是疫情沖擊下的臨時應急之舉,而更應該有未雨綢繆的長遠戰略眼光,需要洞悉在線教育背後的本質內涵。

  的確,在線教育之所以得到普及,首先是疫情沖擊下的應急之舉,本質上仍然是一種非常規教育。英國帝國理工學院(IC)校長Alice Gast認為,盡管從2005年帝國理工就開始進行技術創新,但此次疫情沖擊還是讓他們第一次完全依賴網絡進行教育。迄今為止,帝國理工的師生們還在適應這種緊急情況下的非常規教育,包括教學、輔導、評估、考試都需要重新設計。隨著新學年的鄰近,學校也在考慮專門設計一些傢庭教育課,為那些不能到校學習的學生開辟窗口,但這對機械、生物等依靠實驗教學的專業仍是一個挑戰。英國劍橋大學第一副校長Graham Virgo認為,疫情沖擊讓持續瞭四百年之久的基於考試評估的教育傳統受到瞭根本挑戰,從面對面教學到遠程在線教育的轉變意味著需要有全新的教育理念和教育思路,包括如何保障殘疾學生的受教育權利、如何提供更多的在線教育資源以及如何推動互動式學習等。德國亞琛工業大學主管教學的副校長Aloys Krieg認為,在線教育需要重新定位教育內容,如何解決信息安全保護和避免網絡依賴等問題,在線課程和線下課程如何精準分類,優勢互補,都期待大學做出明確的回答。從大學校長們的討論不難發現,盡管在線教育推廣源自應急狀態下的非常規之舉,但不限於應急狀態,它所提出的問題也涉及常規狀態的根本教育問題,對於大學來說,需要在常規狀態和應急狀態下確立不同教育方案,並通過加強培訓和演練,能夠實現不同條件下的自由切換,這是未來大學發展的必由之路。

  既然在線教育並非僅僅是非常規教育,就必然意味著需要在非常規教育之中探索通往疫後新常態教育之路。美國聖路易斯華盛頓大學校長Andrew Martin認為,不管面臨什麼苦難,大學都需要做出決定以適應緊急狀態,努力把緊急狀態轉變為正常狀態。為此,聖路易斯華盛頓大學重視確立一系列新理念,比如以人為本、紮根社會、世界眼光、尊重包容性、提高透明度等。Martin校長認為隻有恪守這些新教育理念,才能實現大學教育適應新常態。與聖路易斯華盛頓大學重視理念轉型相比,澳大利亞國立大學校長Brian Schmidt強調數字校園建設,關註更有效率、更高質量的大學教育,這一切都需要有效的科技手段。韓國科學技術院校長Sung-Chul Shin特別分享瞭韓國教育部從2011年就開始推進的在線教育智慧教育及其帶來的傳統教育方式的轉變。目前,60%韓國大學接受在線教育,越來越多的教授通過視頻進行授課,韓國的大學已經實現瞭一定程度的新常態教育。加拿大多倫多大學校長Meric Gertler強調,新常態教育需要加強能力建設,包括教室、實驗室、圖書館、高科技智能設備等。尤其是對學生來說,如何創造一個好的在線學習環境、如何獲得圖書資源、如何克服心理問題、如何加強同伴學習、如何拓展實踐空間等,這些問題都應該是新常態教育的題中之義。

  的確,在疫情退去之後,大學教育也回不到過去瞭。疫情期間的全新教育體驗不會隨著疫情的退去而褪色,反而會逐漸沉淀為一種濃濃的教育記憶和嶄新的教育文化,匯入到常態教育過程之中,成為新常態教育的重要組成部分。如何在大學教育中精準定位,將常規教育與非常規教育兩套體系相互嵌入,彼此呼應,融為一體,打造新常態教育,可能是未來大學教育的前進方向。

  三、從教育聯合體到命運共同體

  如果從常規教育、非常規教育和新常態教育的發展角度考察,不難發現在線教育所引發的一場影響廣泛而深刻的教育轉型。迄今為止,世界上絕大多數大學之間的國際交流與合作還僅僅停留在建立教育聯合體的階段,其特征是各大學作為獨立辦學主體,相互之間根據各自辦學特色和發展需求,推動彼此之間的合作共贏和共同進步。無論是校際項目合作和人員交流,還是形形色色的大學聯盟、常青藤高校聯盟,其本質都不過是不同學校之間的“教育互助組”,仍然是不同的引擎在各自工作,並沒有形成世界大學的共同教育文化,也缺乏共同教育理念、教育規范以及深層的資源互補、要素重組和優勢提升機制。

  在教育聯合體的范式下,盡管世界范圍內的大學林林林總,仍然面臨著大量教育赤字問題。UNESCO政策與終身學習系統部主任Borhene Chakroun在發言中重點提及瞭當今大學教育中存在的三個問題:教育平等問題、教育韌性問題、教育參與問題。環顧世界,疫情沖擊造成瞭一億多學生離開瞭校園,如何保證受教育的平等,包括收入不平等、地區發展不平衡造成的受教育不平等,社會不平等造成的性別教育不平等等問題,這些問題僅靠大學是無法解決的,需要加強與社會的聯系,而且僅靠一人一國也無法很好地解決這些問題,需要依靠世界合作、依靠企業支持、需要媒體支持,需要探索建立更多的教育發動機。因此,在線教育的真正意義不是帶來瞭新技術,而是帶來瞭新價值,因為它更關註教育平等,更關註資源重組,更關註夥伴關系,更關註開放辦學,更關註教育共享,在線教育開啟瞭推動構建人類教育命運共同體的新時代。

  關於如何定義在線教育驅動下的新教育形態,大學校長們展開瞭熱烈的討論。耶魯大學校長Salavi介紹瞭耶魯大學在線教育緊急中心的經驗,該中心包括全校24個院系小組、IT專傢、圖書館和相關教輔機構人員,他們在疫情期間提供瞭不同院系需要獲取的課程進度信息,和院系同時保持合作一起推動線上教育,熟練使用在線工具更好的適應現實世界和虛擬世界。Salavi校長在發言中特別強調瞭共享學習資源、轉變教學方式、加大科技投入等三大要素的意義,指出瞭在線教育的共享科技特征。意大利米蘭理工大學校長Ferruccio Resta強調在線教育讓整個歐洲比以前更團結,強調需要開創一種更加數字化的教育形態包括創造在線教育的新規則、新教法,探尋在線教育的可持續發展之路。UBA阿根廷佈宜諾斯艾利斯大學校長Alberto Barbieri特別強調瞭阿根廷擴大教育參與的重要性,認為需要有更多具有創造力的方式推動教育資源的整合。英國埃克塞特大學校長Sir Steve Smith認為目前在線教育已經是大學教育的中心,與清華大學的學堂在線一樣,埃克塞特大學也建立瞭自己的在線教育平臺(Exeter Learning Environment),為學生提供豐富的教學資源,並與清華大學、香港大學等建立合作夥伴關系。上海紐約大學常務副校長Jeffrey Lehman指出,上海紐約大學(NYU)在實踐中發現將Zoom或者其他同步化教學平臺和使用電子白板等非同步式教學相結合,教學效果更好,進而讓我們感到如何從新的教學工具中獲得最大的優勢,需要和全世界的同行們合作。UNESCO國際教育規劃學院項目專傢Michaela Martin認為,在線教育的能力取決於平臺的有效性和實用性,需要在質量保證和考核標準上進行更多探索,使之與常規教育有機融合在一起。從各位大學校長的討論來看,主流的意見認為在線教育已經超越瞭傳統的大學之間開展的“俱樂部式”的合作,而是越來越成為一個對所有各方都開放的平臺,大傢逐漸從自行其是走向上瞭同舟共濟,越來越從教育聯合體走向命運共同體。

  推動大學從教育聯合體到命運共同體的轉型和轉換,是一項復雜的社會系統工程,需求確立共商、共建、共享的治理原則,需要實現各方面資源的立體化垂直整合。從縱向上來說,在線教育有助於打通基礎教育-中等教育-高等教育-職業教育-終身教育的全行業鏈條,有條件構建起一個新生態體系。從橫向上來說,在線教育也有助於搭建起起世界大學之間資源優化組合、大學與企業和社會融合發展的一個大教育格局。如何從縱橫兩條線實現全社會資源的立體化垂直整合,將社會資源優勢轉化為教育發展優勢,越來越成為擺在整個人類教育命運共同體建設面前的重大理論課題和戰略課題。

  四、從清華經驗到世界方案

  毫無疑問,作為此次全球大學特別對話的發起者之一,清華大學的角色開始受到國際教育界的高度評價,清華大學正在以自己開創的在線教育“清華經驗”步入世界大學教育舞臺的中心地帶,為世界大學教育的轉型發展提供更多“清華方案”。從與會眾多大學校長的發言來看,在線教育正在為清華大學打開“彎道超車”的“機會之窗”,隻要堅定不移地沿著從教育聯合體向命運共同體的方向紮實推進,就一定能夠走在世界一流大學前列。

  隻有引領世界,才能領導世界。UNESCO北京辦事處辦公室主任Marielza Oliveira強調,當下新冠疫情正在深刻影響全球教育,世界各國的大學都在以自己的方式探索有效的應對方案。清華大學已經進行瞭很好的探索,清華大學與蒙古科技大學的合作正在使蒙古從中獲益。蒙古科技大學開放式教育中心主任Ganbat Danaa介紹瞭這一合作案例。從2002年開始,蒙古就開始瞭在線教育的建設,在清華大學的技術支持下,實現瞭課程資源和教學方式的更多創新。清華大學校長邱勇全面介紹瞭在線教育的“清華經驗”,包括實現培訓全覆蓋、堅持質量為本、加強包容教育和共享課程教育等。清華大學教育研究院的張羽教授從學理的角度總結瞭清華大學開展在線教育的經驗,認為清華設計的在線教育平臺重視加強與全世界大學的合作,為大學教育提供瞭更多的資源,支持更多的學生參與學習。概括起來,張羽教授認為,清華經驗的意義在於重新界定瞭什麼是成功的教育,認為成功的教育取決於高等教育、在線教育和高質量治理的有機統一。

  在線教育的“清華方案”引發瞭與會大學校長們的濃厚興趣,他們也從各自的實踐角度分享瞭在線教育的經驗。馬來西亞馬來亞大學校長Datuk Abdul Rahim Hashim對清華大學的在線教育經驗表示認可,自疫情爆發後,馬來亞大學也采取瞭很多類似的辦法,包括調整教學日歷、開展教師綜合培訓、給學生提供更多支持等。肯尼亞內羅畢大學校長Stephen Kiama強調瞭在線課程的人機互動、考核方式的革新以及鼓勵更多教學創新等探索。俄羅斯聖彼得堡理工大學校長Andrey Rudskoi介紹瞭疫情期間在線教育的解決辦法,包括把教學資源轉移到瞭線上平臺、建立新的溝通渠道和學生支持平臺,加入瞭SPbPU在線教育系統,為100多所合作學校提供免費課程,加強與公司合作開展技術支持,慕課系統提供3D打印以及建立遠程模擬實驗環境等。不難看出,在推進在線教育過程中,各個學校各顯其能,進行瞭很多有益的探索。麻省理工學院教授、清華大學東南亞中心教務長Edward Crawley認為,所有這些努力,是要求在提高大學教育穩健型和適應性上加大投入,讓大學變得更加堅韌,讓學生更具自主學習能力。清華大學中非領導力發展中心聯席主任、UNESCO前副總幹事Getachew Engida強調,實現在線教育的核心是世界性的知識資源合作,下一代的教育要求深入開展更加廣泛的世界合作。

  總體來看,清華的實踐正在推動未來大學形成“一體兩翼”的格局,其中,推動大學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的高質量發展是大學教育發展的主體,一隻翅膀是線下教育(Offline Education),它承繼瞭傳統大學教育的基本框架,另一隻翅膀是在線教育(Online Education),它開創瞭未來大學教育的嶄新框架。對未來大學來說,通過推動大學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的內涵式高質量發展,實現線上教育與線下教育有機互動和比翼齊飛,是未來教育發展的大趨勢,也是世界大學應對新時代挑戰的“世界方案”。

  清華大學社會科學學院 趙可金